最新公告:

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江苏扬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20年专注水处理设备一站式服务
努力打造水处理设备领导者

咨询热线

0510-86085338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「非虚构」堂婶莉娟,一个长期承受家暴的乡村

添加时间:2020/02/15

「非虚构」堂婶莉娟,一个长期承受家暴的乡村女人的故事



讲一个我本家堂叔老婆的故事。


我堂叔家住在我们村边沿的田里,那是全村比较早的两层水泥房,是他大哥我大堂叔做的房子,后来一家人投奔妻舅去省城开饭馆了,就把房子给了堂叔家住,他们家住的比较远,所以我的了解也不算多,都是东一嘴西一嘴的道听途说。


堂婶欢乐牛牛叫莉娟,是个长得还挺好看的农村妇女。个不高,大概1米5几,常常留着长到衣领处的朴素短发,一副贤惠能干的样子,记忆中,她见到人远远的脸上就会挂着笑容。


堂叔学过理发,他嫌理发辛苦赚得还不多,很多年前就开始外出打工,大概是在福建龙岩的煤矿里干挖煤一类的苦力活,也算能吃苦的农村小伙。挖煤是危险的活 ,但是赚钱也还算可以。按常理堂婶在家带孩子干农活,堂叔在外赚钱,日子也会过得还可以。


可惜外号铜锣眼的堂叔,不知何时开始有了酗酒的毛病,也许是打工卖苦力的烦闷孤单,也许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,更也许是下煤窑朝不保夕命悬一线的恐惧,反正染上酗酒的毛病后就开始有些发疯。


过年回家下狠手打老婆,有时候鼻青脸肿有时候头破血流,打老婆的原因也说不清楚,但大多是因为鸡毛蒜皮的琐碎。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年,渐渐地成为了村里公开的秘密。公公婆婆是老一辈守旧的人,比较麻木爱理不理,旁人劝得多了不听也就懒得多费口舌了。


每年过年堂叔也会来我家坐坐,母亲和村里人不一样,会真诚地劝他要好好过日子,一边给他倒酒,一边叮嘱他喝酒不能喝醉,更不能打人。他都是笑嘻嘻地满口答应。可是没过几天保准又会动上手,天远地远独门独户,打起来哭再大声,村里也没谁听得见。


北斗棋牌



有时打得凶了,堂婶也会回娘家,也会一哭二闹三上吊,但这都无济于事,那个年代离婚是奇耻大辱丢人的事,为了三个可怜的孩子,也就忍气吞声,勉勉强强得过且过。好就好在一般过了正月十五,堂叔又要背上行囊去福建的煤窑里讨生活,堂婶的生活遍又可以恢复往日的宁静。


人人都喜欢过年,热热闹闹欢欢喜喜,但是莉娟婶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害怕最讨厌过年的人了吧。


大概是我读大学期间2000年前后,又到了过年的时间,这对堂婶意味着她家又要变成人间炼狱,铜锣眼又背着行囊回来过年来了。果然又在大年三十,喝醉酒把老婆打了个半死。我没看见从旁人的描述里,都能想象那个画面。堂婶坐在地上披头散发头破血流地嚎啕大哭。铜锣眼堂叔怒目圆睁地拎着酒瓶骂骂咧咧。


除夕晚上,铜锣眼学理发的师弟隔壁村的瘸子打铁佬来串门来了。打铁佬怎么瘸的不知道,小时候我经常去他店里理发,他看起来是先天的小儿麻痹症,个子不高,脸庞还算五官清秀。腿脚不便,家人怕长大了没活路就让他学了理发。他和铜锣眼堂叔学剃头拜的是同一个师傅,感情挺好,每年都会走动串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。那年拎着酒来到堂叔家串门的瘸子,看到堂婶的惨状,都看哭了,和醉醺醺的铜锣眼狠狠地打了一架才回去的。


正月一过铜锣眼又去挖煤了,村子里突然传出风言风语,说堂婶和瘸子疯狂牛牛不知怎么走到了一起。一开始,只是传瘸子给堂婶偷偷卖买一两斤猪肉,后来就说天黑了还一拐一拐的进来,又过了一段时间,就传言有人在堂婶的墙根边听到了她和瘸子在房间里的说话声。


一步步发酵,一点点传播,这个话题便成了女人茶余饭后最热门的选题,一个个皱着眉头咧着嘴津津乐道却满是鄙夷。公公婆婆也就是我的小爷爷夫妇,全村挨家挨户去骂儿媳妇偷人。铜锣眼听说后,煤也不挖了,赶回来把堂婶和师弟一起打了个半死。瘸子打铁佬,自知理亏也不还手,闹老闹去打了几个月,莉娟堂婶就回娘家了。


铜锣眼在家照顾三个读书的小孩,日子久了就烦了,去娘家接,跪地上发誓说今后好好过日子,再也不打了,再打就用菜刀把手剁了。娘家也都是老实人就全莉娟堂婶跟他回去。可惜家暴只有零次和一万次的区别,狗永远改不了吃屎,堂婶回来后没过几天,又被打上了。


打铁佬由同情怜悯生爱慕,一边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一边看着心上人被摧残,却无计可施,一气之下索性关了理发店,躲到外地打工去了。


也许是打腻了,也许是没钱了,铜锣眼又去挖煤了。堂婶不知道是不是和瘸子商量好了,也狠下心不要三个小孩了,外出打工逃命去了。小孩大的已经读初中,小的还在上小学,爷爷奶奶没法子,只好住过去照顾他们了,依旧是每天在村子里,边干活边骂儿媳妇是浪人婆不要脸——偷汉子的意思。几个小孩也在爷爷奶奶每天的数落下恨上了自己“没皮没脸”的亲生母亲。


再后来过年回来,堂婶索性就搬到了隔壁村,和瘸子打铁佬公开住到了一起,要铜锣眼和她离婚,不然就去法院起诉。可是我堂叔死都不签字,堂婶又吵吵闹闹以家暴为理由告到了法院。印象特别深的是我堂叔家大哥,我大堂叔回来了,就在我家门口聊这个事情,怂恿铜锣眼别和她离,说就是耗也要耗死他们一对狗男女去,别便宜了他们。


铜锣眼也没闲着,喝醉酒就闹事,吵着要制裁这对狗男女,可是这次打铁佬村里的村民全都看不下去了,堂叔醉醺醺跑过去,一大家族就扛着锄头镰刀跑出来,把他推倒在地。打铁佬的叔伯说住我们村了就是我们这的人了,还扬言,再敢跑上来动一个手指头就要打死我堂叔。堂叔铜锣眼看到这阵势认了怂了,后面只是喝醉酒,嘴上说要上去搞死这对狗男女,行动上老实多了。
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堂婶莉娟和打铁佬坚持不懈地找法院起诉,堂叔也烦了就真的把婚给离了。


再往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堂婶了,我想她应该过得很幸福吧,那个腿瘸了的矮个子男人,惊天动地地把她娶回了家门,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她的!


今年回老家过年,开车路过打铁佬家,看到门口热热闹闹很多人,就故意放慢车速想看看能不能看到堂婶莉娟,可惜路过了好几次都没看到。堂叔五十多了,依旧在福建挖煤,也没有再娶,估计就是他想娶,也没有谁家的姑娘敢冒这个生命危险吧。


沧海桑田,时移俗易。当下,中国的离婚率已经稳居世界前列,并且还在不断攀升。2019年全国947万对夫妻结婚,415万对夫妻离婚。离婚率达到了惊人的44%,小年轻夫妻,个个都是当王子公主养大的独生子女,受不得半点委屈,拌个嘴隔天就能跑民政局把婚离了。但是往前推个十几年,在农村离婚是件多么离经叛道的不光彩之事,堂婶莉娟受尽凌辱之后,最终拼死把婚给离了。


如今,村里好多人都搬城里住了,当年谈论是非的那些人也都渐渐老了,早已没有谁会提起,堂婶当年的遭遇和她掀起的那场波澜,孩子们也长大了,各奔前程,家暴也好,爱情也罢,都随村口的大坝河一样,流向了自己的命运。


联系我们

电话:0510-86085338

传真:0510-86085338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邮箱:这里是您公司的邮箱地址

LINK 友情链接: 安卓游戏
电话:0510-86085338 传真:0510-86085338 地址:梧州市长洲区新闻路383号宝石园B区一层 2002-2019 江苏扬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ICP备案号: 苏ICP备18002629号